首页/未分类/正文

古道老树茶 香飘山海间

怒江大峡谷满目葱茏,在这片云南的原野丛林之中,绵延盘旋着一条神秘古道——滇藏茶马古道。数百年间,无数驮着茶叶的马帮从这里走上世界屋脊。

秋日的清晨,白雾为碧罗雪山笼上一层白纱。云南怒江傈僳族自治州福贡县达普洛村的坡地上,一棵棵挺拔的老茶树碧绿连绵,灰黑色的茶树干上,斜生出许多弯曲的虬枝,向四面伸展。村民肯利小喝上一壶自家的红茶后,便背上茶篓,紧握着剪刀,给依山而生的老茶树修枝剪杈。

自上世纪30年代始,位处怒江大峡谷两侧的福贡县就种下了不少茶树。然而,由于种植分散、鲜叶产量低、长期无人收购,茶农无法从中得到经济收益,漫山遍野的老茶树被遗弃在山中。

“这是藏在深山的宝藏啊!如果得到开发利用,当地群众脱贫就有门路了。”几年前,从珠海来的扶贫干部在一次调研中惊讶不已,便决心打造一个属于福贡县的老树茶茶叶品牌。

3年间,怒江福贡老茶树从几近凋零到开发成为中国航展茶,也成为了村民的致富茶。

赶马调渐渐远去,但老树茶香依然飘荡在山海之间。

采写:南方日报记者 林郁鸿 王韶江

摄影:南方日报记者 钱文攀

意外发现

深山藏宝藏

沿着大峡谷逆流而上,怒江茶马古道从始至终都没有一段平坦,当地人常说这是最短的进藏路线。

如今,马帮的铃声渐渐远去,但在滇西北一隅的怒江傈僳族自治州福贡县,却依然可见这条千年古道的留痕。

千百年来,位于横断山脉中段碧罗雪山和高黎贡山之间的怒江大峡谷,群山绵延、树木葱茏。印度洋季风和太平洋季风从遥远的洋面上深入大陆,带来了怒江大峡谷春夏交替的两个雨季,独特气候环境为茶树生长提供了得天独厚的条件。

高山云雾出好茶,在马帮的脚下,留下了一片又一片的野生老茶树。

3年前,从珠海来到怒江福贡的扶贫干部赵文乐在一次走访中,在杂木丛生的山坡坡峦上,发现了一棵棵高大的老茶树。

一问,得知这是当地老人在茶马古道路线上种下的老茶树,至今树龄已超过百年,于是惊讶不已。“这是藏在深山的宝藏啊!如果得到开发利用,当地群众脱贫就有门路了。”赵文乐惊叹地说。

在对怒江周边的茶叶市场调研之后,赵文乐坚定了自己的想法:当今老树茶越来越少,怒江周边一些地区的老树茶已经被炒出了“天价”,但就在贫困村民眼前的老茶树却养在深山人未识。如果把这些茶树开发利用,乡亲们脱贫就有门路了。

得知这一消息后,回到高山峡谷的赵文乐便开始想,“要让这些老茶树,开出致富茶”。

茶树近在眼前,但如何开出致富茶,却不简单。在翻山越岭中,从珠海来的扶贫干部发现,在怒江大峡谷两岸的福贡山坡上,几乎每一个村落都有老茶树群落分布,一片片、一丛丛的在山间兀自倔强地自然生长着。

“粗略一算,全县目前仍有约27万株老茶树!”赵文乐说,但令人担忧的是,隐藏在山中的老茶树一直无人管理,也数十年无人收购鲜叶,即使偶有一次,也是低价收购,这使福贡老茶树的命运逐步走向了衰亡。

“如果把福贡的老茶树保护起来,再打造成特色茶品牌,就可以助推福贡的茶产业发展,帮助群众脱贫摘帽。”赵文乐坚定地说。

帮扶行动

老树发新芽

时间不等人。珠海驻怒江傈僳族自治州工作组请来了中南大学茶与健康研究中心创始人、茶文化教育示范基地主任曹进,对开发福贡老茶树的可行性进行了问诊把脉。

“这茶好看、好喝、好闻,色香味形俱全”。曹进品尝了一口便连连称赞,“之前查阅过很多资料,但从未发现福贡有野生大茶树的记载,没想到福贡的村前寨后,有那么多罕见的野生大茶树。”

“青山绿水间的老茶树,想被污染都难,这里的茶一定健康、一定受欢迎。”把样茶送到农业农村部茶叶品质检测中心检测,曹进拿到了一份鉴定报告,“福贡老树茶茶多酚含量高,氨基酸含量高,未检出农残,优于学术界制订的‘优异特异茶树资源’标准。”

于是,开发福贡野生茶的计划被摆上工作组的案头。为了把群众遗弃在山间的树叶变成“绿宝”,珠海工作组制定了一个开发老茶树的计划,总投资384.9万元,其中珠海帮扶300万元。这些资金中,100万元用于老茶树的资源调查和村民的技术培训,284.9万元用于福贡原来的茶厂——石月红茶业公司原加工厂的升级改造。

在拿到珠海的资金和技术力量的帮助后,这家福贡的老茶厂添置了现代化的茶叶精加工设备,还组成了由专家、技师组成的研制团队及20名驻厂专业技术人员,年生产能力提升至50吨,成为怒江州第一家标准化无烟环保茶叶加工厂。

而在这之前,福贡全县的茶园面积仅有4万亩,县内几家茶叶加工企业,年干茶产量也只有15吨左右。

一棵老茶树与脱贫攻坚结合,让深山老树迎来了发展生机,让贫困村民看到了发展的希望。

为了提高村民对老茶树的保护意识,珠海驻怒江傈僳族自治州工作组请来了曹进团队,并联合石月红茶叶公司向村民承诺:每家每户的鲜叶,有茶必收,保证鲜叶卖得出,给茶农吃下“定心丸”。

有了这个承诺之后,老茶树被砍伐的事就再也没发生过。“现在,村民们有了对老茶树的保护意识,采摘也从一年一次变为春、夏、秋都可采摘,对于村民们采来的茶青,公司都全部收购。”石月红茶叶公司总经理王振亮说。

新致富路

开发航展茶

一棵棵挺拔的老茶树碧绿连绵,灰黑色的茶树干向四面伸展。达普洛村的坡地,茶农肯利小正紧握着剪刀,认真而耐心地给依山而生的老茶树修枝剪杈。

在老树茶开发保护3年后,肯利小成为了第一批因此掌握致富经的村民。山上平地少,肯利小的家5亩茶园散落在村子四周,分成了4块。

“采茶是个细心活儿,没芽的不能要,品相不好的也不能摘。”肯利小说,自己一天能采30多斤,按市价一天就是300多元的收入。

除采摘自家茶叶外,肯利小还负责收购村里的茶叶,送到加工厂后,一斤能有1元提成。靠着这两项收入,肯利小摘下了贫困户的帽子,“以前家里主要种玉米,1年下来收入不足千元。现在靠着茶叶,去年到现在进账十几万元,不仅还完了贷款,还给家里添置了一辆三轮摩托。”

“茶叶虽好但不能当饭吃,很多老茶树被村民当成柴火烧,成片的就砍掉种玉米、草果。”尝过茶叶带来的甜头后,肯利小每每想起以前的老茶树都忍不住叹息,“有的树龄都有已过百年。”

3年前,达普洛村通过“党支部+公司+合作社+贫困户”的运作模式,将全村442户建档立卡贫困户和232户非建档立卡贫困户全部纳入合作社;2019年至今年9月,当地茶厂共收购达普洛村茶叶15万斤,产值150万元。

“据初步估算,今年达普洛村茶叶鲜叶产量也有15万斤左右,平均每户茶农增收2200元。”赵文乐说,而整个福贡县的茶叶种植面积已近4万亩。目前石月红茶叶公司一斤鲜叶的收购价格是10元钱,而且承诺不降价,这就让老百姓有了稳定的收入来源。

在资金、技术扶持之外,珠海市驻怒江傈僳族自治州工作组还助力福贡野生茶走出大山,利用中国国际航空航天博览会这张名片,把来自怒江大峡谷中的茶叶包装成“航展茶”,一片片嫩绿的树叶,从高黎贡山和碧罗雪山飞向珠海,登上国际大舞台。

“小茶叶”做出了扶贫“大文章。初秋时节,怒江大峡谷满目葱茏,一棵棵修剪过的老茶树在微风的摇曳下焕发出绿色的希望,肯利小的脸上堆满笑意。

■图解

怒江老树茶致富“路线图”

发现

2018年,怒江野生大树茶送到国家农业农村部茶叶质量监督检验测试中心受检,检测报告显示:野生大树茶茶多酚含量高,氨基酸含量高,优于学术界制订的“优异特异茶树资源”。

帮扶

2018年,珠海市驻怒江工作组制定老茶树开发的计划,总投资384.9万元,其中珠海帮扶300万元。其中,100万元用于老茶树的资源调查和村民的技术培训,284.9万元用于石月红茶业公司原加工厂的升级改造。

升级

改造后,石月红茶叶公司年生产能力提升至50吨,成为当地第一家标准化无烟环保茶叶加工厂。

开发

2020年,福贡老树茶被开发成为中国“航展茶”。

突破

2020年,福贡全县的老茶树茶农收入有望突破800万元。

分享到:更多 ()

相关推荐

    暂无内容!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