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未分类/正文

我的山居生活——制茶

我喜欢喝茶,非常喜欢。

因此,当我决定到山里来居住的时候,我就想:到了山里,自己动手做点茶,岂不美哉?于是,我才选择了这片出产优质好茶的山村。然而,我起初所想的做茶,只是做着玩儿,我希望拥有一片菜地大小的茶园,每年自己采摘、制作,自己喝不完,还能分享一些给朋友们,就很好了。我并没有打算正儿八经地经营茶叶生意,就像我喜欢写字一样,纯粹是兴趣所至,没有什么功利的想法,有时候甚至只是随便地乱写乱画,让自己开心。

住进来之后,闲来无事,我就到林子里采一些野茶,自己在锅里炒成绿茶,或者用力揉捻、发酵,做成红茶。做好之后,我就烧一壶开水,坐到门前,一边观景,一边饮茶,悠然自得,惬意如仙。

然而,我做茶的本意很快就有了变化。我有几位朋友听我说这里的茶好,就让我帮忙买些这片山出产的绿茶,村里有人做茶叶生意,我便向他们买了一百多斤茶叶。这件事很快让村长知道了,他就以为我有很好的销路,便三番五次来做我的工作,劝我开个茶厂,好好做茶叶的生意。

村长说:“你做一点点也是做,还不如规模化生产,只需要多买几件设备。”

我起初并不愿意规模化生产茶叶,因为我觉得做着玩儿跟做生意,完全是两回事,一旦正式生产茶叶,将消耗我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我原本是想在山里一边休养一边写作,一旦生意不顺利,可能很累且无法写作了。万一做不好,可能还要亏钱。后来,村里有好几个老人都跟我说,希望我能把茶叶做起来,带动村里的经济。这个村的主要经济来源就是竹笋和茶叶,挖竹笋太累,有些年纪大的人已经挖不动了,而茶叶一直没有茶厂来收,原因是山高路远,交通不便。村民们的茶叶都是长到很大的时候才采摘,粗加工后,让山下的茶厂收去。因为是大叶粗制,价格自然便宜,所带来经济效益很低,人们便外出谋生,茶园就荒掉了。

我当时并不知道做茶叶生意有多难,想想村民的困境,就在心里对自己说:这么好的茶,不可能卖不掉,生产茶叶既能帮助村民,自己还能有个经济来源,何乐而不为呢?

这样一想,我便决定开办茶厂。当年就做了一些准备,第二年一开春,就租下村里的一栋破得几乎要倒塌的老房子,花了好几万块钱请人修缮,又买来一大堆设备,请好了师傅,就开始生产茶叶。

可笑的是,我买来的设备,村里的师傅都没有用过,不能适应。第一天生产的时候,刚开始是炒茶的温度过高,直接把茶叶烧成了黑色;降温后,又由于温度过低,炒出的绿茶红了一大半。就这样,近万元的茶鲜叶全部做成了不能销售的次品。

第一天的损失让我很焦虑,我想去请熟悉这套设备的制茶师傅,但是在茶叶生产的旺季,临时请师傅是请不到的。茶叶每天在采摘,加工不能停止。第二天、第三天……坚持做了一个星期,才把产品做好,损失已达数万元。幸运的是,我的红茶生产十分成功,原因是我提前请到了一位有四十年经验的老师傅。

从清明前开始生产,到谷雨结束,第一年生产茶叶,总共用了二十来天的时间,制作出近两千斤茶叶。可是接下来,销售成了难题,因为对制作水平完全不自信,总怀疑自己的产品有缺陷,做起营销便无精打采,束手束脚。我原先的营销计划、方案,都没有得到有效落实,再加上我从前经商一直是带着团队工作的,而现在没有了团队,什么事都要自己一个人去做,顾此失彼,失败几乎成了必然的结果。到了年底一算,投入好几十万,收回来的连自己的花销都不够。

第一年的失败,让我下决心解决技术问题,提升产品的品质。第二年,产品质量逐渐稳定下来,但是加工的水平仍然不算高明。我四处学习,不断试验,不知道浪费了多少茶叶。最终,我灵活掌握了制作绿茶和红茶的技术。虽然我的技术仍然平庸,但是我已经能够理解茶叶生产的原理,可以根据自己想要的色、形、味,来调整制作方法,有时候还有种得心应手的感觉。

其实做任何事都是一样,只要用心去做,就一定能做好。相反,如果心思不放在某件事,时间久了,即使以前非常熟练的事,也会被你忘记。就像我写文章,我曾经在报社工作,每天写,不仅很容易完成,而且往往有所突破。自从离开报社,开始做生意,就几乎没写过文章了,数年后再写,完全找不到灵感,总是词不达意。练武术也是这样,当兵时,打军体拳根本不需要动脑子,就像吃饭用筷子一样,成了本能的动作。可是现在呢?只记得第一套的前三招了,其他的尽数遗忘。曾国藩说,人生失败的两大根源,一是傲气,二是懒惰。制茶,只要谦虚谨慎,用心学习,不断实验,技能也是不难提高的。只是自己动手制作茶叶,实在太累,经常整夜整夜不能睡觉,累得浑身酸痛。

今年的茶叶生产结束后,我一口气睡了好几天,才爬起来,为自己泡上一杯新茶。闻着茶香,看着美景,我在心里想:世界上所有销售茶叶的人,没有一个不赚钱的,因为茶叶的利润主要在零售端,而零售商能卖多少就进多少的货,几乎没有风险。而生产茶叶的厂家,不仅苦累,而且绞尽脑汁提升产品质量,还承担着所有的风险,却成了这个行业的弱势群体,亏损者大有人在。由此看来,这个行业最要紧的还是做好营销,我完全可以找厂家进货或代工,自己仅需做好销售,何必亲自去生产产品呢?

这样一想,我就意识到,这个加工厂已经是我的包袱,欲甩掉之而后快。只要不再生产,我立刻可以赚钱。而生产,把我销售所得的利润全部亏掉,还要亏我的本钱。然而,我总下不了决心。在这个山村,我听到过这样一个故事:

多年前,本村的一家父子投身茶叶生意。他们的模式是收购本村村民采摘下的鲜叶,加工后拿到茶叶市场去批发给茶商。那时候没有公路,下山一趟不容易,他们加工了好几天的茶叶,用扁担挑着,走十几公里的山路到山下,再搭车到茶叶市场,向茶商们推销茶叶。茶商们极为专业,加上这片山的茶叶曾经名声显赫,他们很容易识别茶叶的出处,并由此认定这对父子来自这片极为偏远的山村。于是,茶商们联合起来,压低价格。本来,高山茶的价格应该比平地茶的价格高得多,但是茶商们坚信,这对父子不可能再赶几十里山路把茶叶挑回家去,出再低的价格,他们也不得不卖。这对父子起初不愿意屈服,到了中午,茶商们给的价格更低了,父子二人说,不但不给加价,还降了,更不能卖。等到傍晚,眼看天要黑了,茶商们又降低了价格,父子二人还要赶几十公里的路回家,不得不卖了。明摆着被欺负,却不得不就范,这种委屈和无奈,令人心碎。一趟卖茶之行,几乎亏掉了一年的收入,父子二人晚饭也不舍得吃,扛着扁担,顶着冰冷的山风,抹着眼泪,在黑暗中走过几十公里的山路,回家了。从那以后,这户人家就发誓:再也不做茶叶生意。

在这个村,还有一些人做过茶叶生意,模式都一样:收鲜叶加工,然后批发出去。他们有的亏了本钱,有的赚了,也很少。因此,这片山的茶产业几近荒废。平心而论,生产加工不是我的长处,如果单纯从商业的角度看,我要做茶叶生意,初级加工是不应该由自己做的。但是,如今的山村,只剩下老人,如果我不加工,便很难找到人加工。而这些老人,个个都盼望着通过采茶带来经济收入。面对这样的矛盾,我总是难以抉择。总是有朋友告诫我:“慈不掌兵,义不经商。”经商,首先应该让自己的企业赚钱,这是硬道理,至于帮助他人,应该量力而行。然而,我们都是有血有肉的人,中国人哪有不讲情义的呢?这是我坚持生产的主要原因。当然,还有一个原因是,我内心缺少阳光,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生怕别人加工的茶叶有问题,总觉得自己生产的产品才信得过,更放心。

幸运的是,坚持三年后,我基本找到了让加工厂发挥作用的方法,并且通过生产,学到了在其他任何地方都无法学到的关于茶叶的知识,这对我来说,算是意外的收获。更要紧的是,由于生产茶叶,我不得不经常跟村民打交道,时间久了,就真正融入到山村里来了,这让我的生活十分顺心、快乐。

我曾经长时间想不通:中国茶企为什么没有一家像英国立顿那样的大品牌?自己做了才明白:茶叶生意,做小极易,做大极难。我是一个善于坚持的人,当年徒步川藏线,爬东达山,从海拔两千多米的地方出发,到山顶达四十公里,海拔上升到五千多米,我一天三顿饭都没吃上,照样在天黑之前爬了上去。由于我的善于坚持,很多朋友看好我的事业。然而生意和旅行是两回事,也许我必须像当年开网络公司一样,设法拉起团队,才能走上正轨。或者,我还是回到来山里之前的想法:把制茶当成一项爱好,而不是生意,这样才能真正享受山居的乐趣。

买茶请点左下角阅读原文

分享到:更多 ()

相关推荐

    暂无内容!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