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未分类/正文

错过了京都,可别再错过这款茶了

今年的主题应该是“未尽感”,总有不完美的缺憾。

本想春天的时候去看京都的樱花、庭院、枯山水,“一期一会”、“和敬清寂”、“茶禅一味”,这样的词汇跳跃着,描摹出一种美学享受。可冬天还未结束,计划就被突如其来的疫情打断。

越是有无法实现的愿望,越是心心念念。空出来的时间也没闲着,看图、看书、看电影,想从繁杂的信息里获得补偿。

在幽微中絮絮叨叨

一直喜欢日式建筑的阴翳美感,屋外是大片繁茂的绿色植物,木质结构的拉门隔断,不会让强光直接打在屋内。在这样的建筑里往外看,阳光是婉约的,以柔和的力量感投射在微暗古朴、清洁雅致的室内。

在这种氛围里适合做的事有,插花、焚香、饮茶。而最想做的,是用粗粝器皿,静静喝一盏白茶。

白茶的“白”里,本身就带有零星的幽微、自然和空旷,和日式建筑如此契合。

未经冲泡的干茶芽叶自然舒展,整体呈现灰褐色,在自然的陈旧感里,游离着一丝暗绿,是植物生命的遗迹。

入口即是清甜,若有似无的、暧昧幽静的甜。不会占据味觉,而是恰到好处的留白,余味一缕暗香,像不经意跌落肩头的白花。

日本作家谷崎润一郎在《阴翳礼赞》里写:

「窃以为我们东方人常于自己已有的境遇中求满足,有甘于现状之风气,虽云略淡,亦不感到不平,却能沉潜于黑暗之中,发现自我之美。」

或许也可以是,在黑暗中陡然捕捉到茶的回甘。

成为自然的一部分吧

建筑的美感离不开植物的衬托,京都的植物似乎拥有天然滤镜,生动,透过屏幕都能感受到它们饱满的呼吸声。

自然和建筑的相交融,是不刻意营造,追求拙朴的意境。枯木、苔藓、落英,兀自开放和凋零,少有人为干涉。

后来偏爱大叶的白茶,来自云南原始森林的树叶,芽叶间的蓬勃更加显露。如千利休所说,“茶花要插得如同开在原野中”,是一种不拘束、不折损的美。

白茶工艺是一种少经雕琢的工艺。有人说,如果做茶像做菜一样,那么白茶的工艺就接近“清蒸”。

采摘回来之后,只需经由萎凋、干燥的过程,保留茶叶最自然的味道。

拿来与人分享,说,喝起来像存放过的老茶,本身携带着洗练陈旧的味道。

喝到末了寡淡下来也无妨,枯淡山水,有它的从容自在。

想起电影《寻访千利休》里,千利休对丰臣秀吉说:

「那么,就寻找您内心的宁静吧,将您的层层重担一并放下,请品尝这杯质朴的茶,享受生命的喜悦。」

这款茶名也着实应景,“清欢”二字,符合当下心境。

再也见不到对方的心情

“清欢”美在不夺目,清淡的欢愉,一期一会,剔除得失心的相见和离别。

一期一会的意思,是指每次给来访的客人沏茶时,都要以“这辈子再也见不到对方了”的心情来对待。

茶也是一样,白茶可以长久存放,但每次喝到的却都是它不同的样子。

再也无法回到过去的心情,即使是面对同样的环境、同样的人。

冈仓天心的那句话非常动人:

「茶道是一种对“残缺”的崇拜,是在我们都明白不可能完美的生命中,为了成就某种可能的完美,所进行的温柔试探。」

一盏茶,塑造我们与不完美之间的温柔链接。

好好品尝生命的喜悦

枯淡的外表,

自然的创造过程,

清雅的滋味,

心里未尽的遗憾,其实都可以借由清欢这款茶来完成。

有人用这样的话阐述日本”Wabi-sabi”文化精神:

「削减到本质,但不要剥离它的韵,保持干净纯洁但不要剥夺生命力。」

可以理解为,一切都是日常的、朴素的、收敛的,去掉所有不必要的,只留下时间的光泽。无论是器物还是人,都在这种光泽当中渗透出最真实的内在美。

茶的内在美在茶汤中展现。

清欢的冲泡方式是随意而宽容的,大壶宽汤,盖碗冲泡。当下手边有的器皿都可以,不过投茶注水的功夫。

我们有一种“吝啬”泡法,只取两三片叶子,投入杯中即可饮用。有趣的是,这种泡法不仅不会觉得淡,反而能让人更加敏锐地感受到它的清雅润泽。

不能远行的日子里,用一杯茶的时间和自己对话,在无常变化中,拥抱所有不确定的可能。

也许,不是从这款茶中获得了补偿,而是学会了对不完美的全然接受、欣赏和倾慕。

杯盏中的茶汤浮光跃金,映照出内心的从容,也就是真正的“清欢”了。

分享到:更多 ()

相关推荐

    暂无内容!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