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未分类/正文

茶圈|多收了三五斗

黑鱼老师一山茶今天

朋友圈里的九宫格,整整齐齐的码着灯光下精修出来的九幅仙茶图。图是新拍的,淘宝上找的专业摄影大师,拍得的确漂亮。无论是用光、摆位,还是干茶条索的芽头肥壮,茶汤的粘稠米汤感,抑或是突出每一个茶杯上贴花的企业LOGO和SLOGEN,林林总总,精就一个字。把整个九宫格按出场顺序排得满满当当。九宫格图上那些从抖音营销专家那里拷贝来的文字,诸如“听懂掌声”、“噢卖噶,买我买我!”,像极了隔壁大妈经常在菜市场给你宣讲的“心灵鸡汤”,填满了上圈和下圈之间的空隙。

朋友圈里仅容一个广告位的通道,有时是劳斯来斯5000元特惠现金券,也有时是张XX老师代言的各种普洱茶,而像我们这种中等偏低家庭,出现的大多数是猿辅导或学而思。朝晨的太阳光从几个仙女阿姨的朋友圈里斜射下来,她们不发心灵鸡汤文的时候,往往就是这种阳光、落叶、清风、还有红丝巾,与圈内卖茶搬砖孩子们的九宫格同列仙图班,显得格外的小心机不可失之交臂。

那些发圈卖茶的大清早修图发出来,到了圈顶,赞也来不及点自己一个,便开始了她们一天等客找上门来的命运。

古纯我出二百五,台地不要,拼配不要。”平常不怎么买茶的茶客在朋友圈下发表说。买家市场的姿态。

“什么!”发圈的卖茶小妹妹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美满的希望突然一沉,一会儿圈里卖茶的都呆了。

“在春茶季,古纯不是卖五百么?”

“蔡10都卖过,不要说伍伯。”

“哪里有跌得这样利害的!”

“现在是什么时候,你们不知道么?境外的古纯像潮水一般涌来,还有广东、昆明、勐海的老茶仓天天开仓放粮,过几天还要跌呢!

刚才发圈犹如赛龙船似的一股劲儿,现在在每个人的身体里松懈下来了。今年天灾疫情,云南大旱,鲜叶失收,一棵古树少收这么三五公斤鲜叶,谁都以为茶价该得涨一涨了。哪里知道临到最后的占卜,却得到比往年更坏的课兆!

“还是不要出的好,我们留着放在仓库吧!”从简单的心里喷出了这样的愤激的话。

“嗤!”茶客冷笑着,“你们不卖,人家就渴死了么?各处地方多的是老茶,好茶,头几批7542青饼还没喝完,昆明茶仓又有几批老茶要出了。”

广东仓,勐海仓,昆明仓,那是遥远的事情,仿佛可以不管。而不卖那已经发到朋友圈的茶,却只能作为一句愤激的话说说罢了。怎么能够不卖呢?茶农方面的鲜叶款是要结的,为了做茶压饼,雇帮工,吃饱肚皮,银行的贷款是要还的。

我们到抖音去卖吧。”在抖音做直播,或许有比较好的命运等侯着他们,有人这么想。

但是,客人又回了一个“嗤”,捻着稀微的短髭说道:“不要说抖音,就是到快手去也一样。我们茶客联盟,这几天买茶的价钱就是古纯二百五,拼配、台地不收。”

“到抖音去做直播没有好处。”同行间也提出了驳议。“抖音直播要交坑位费,知道他们赚我们多少坑位费?就说MCN头部赚那么多,手下带货的妹纸好大波,哪里来的现钱?”

“这位茶友,能不能价抬高一点儿?”差不多是哀求的语气。

“抬高一点儿,说说倒是很容易的一句话。我们老百姓喝茶也是拿工资来买的,你们要知道,抬高一点儿,就是说替你们白当差,这样的傻事谁肯干?”

“这个价钱实在太低了,我们做梦也没想到。去年的茶价是八百多,今年的新茶又卖到伍伯,不,客人您说的,五伯五也买过;我们想,今年总该比非欲青多一点儿吧。哪里知道只有二百五!”

“客人,就按去年的老价钱,伍伯吧。”

“客人,卖茶人可怜,你们行行好心,多给一点吧。”

另外一位茶客看得厌烦,把点赞的小心撤了回来,嘴里念念有词的回复:“你们嫌卖价低,不要卖好了。是你们自己发的圈,并没有请你们发。只管多啰唆做什么!我们有的是微信余额,不买你们的,有别人的好买。你们看,圈里头又有两条新信息发布了。”

三四个九图流重新发布,从下圈到了上圈,手机屏幕倒影的是他们一边吃瓜一边好奇的脸。他们随即加入先到的一群。8元一箱扶贫农家鸡蛋的广告,落在他们新发朋友圈的下面。

“围观一下,今年新茶什么价钱。”

“比去年都不如,只有二百五!”伴着一副懊丧到无可奈何的神回复。

“什么!”希望犹如肥皂泡,一会儿又迸裂了三四个。

希望的肥皂泡迸裂了,发在朋友圈的信息可以删,但仓库里压好的茶可总得出;而且命里注定,卖给熟悉的茶客,更容易付现钱。

在古纯茶好和拼配茶好的辩论之中,在件入或提入的争持之下,妥协的九图流们顺利的开了今天的头一单:一片或几片茶。微信余额多多少少也略有增加。

“客人,银行转帐,不行么?”好好的茶换不到现钱,微信提现收手续费,好像又被他们打了个折扣,怪不舒服。

“乡下曲辫子!”头像夹着一个大V的ID,手按在软键盘上,鄙夷不屑的回复到,“微信的钱就不是钱?支付宝的钱就不是钱?爱收不收。”

“那末,换支付宝吧。”从花呗上花钱,知道支付宝的余额更好用的。

开了张的九图流刚删了朋友圈,另一批人又发了九张仙图上来。同样地,不停重复着刚才回复的内容,或多或少的换到了支付宝或微信的余额。

朋友圈上见得热闹起来了。

卖茶的人刷新了朋友圈,原来有很多的计划的。看看谁家出便宜杯子啦,谁出值得收入的中期茶啦,得收点东西填填仓库了。自己年纪也大了,生茶实在喝不动,寻思着也得给自己弄点好的好熟茶,须得买个十块八块回去。

他们咕噜着刷新朋友圈的时候,犹如刷出一个一向于己不利的赌场——这回又输了!输多少呢?他们不知道。

输是输定了,重复发圈未必就会好多少;圈里走一转,买点东西回去,也不过在输账加上一笔,况且有些东西实在等着要用。

卖茶的他们自己建了群,三五十人有的。互相串串自己的货。各自泡着茶,在群里发表着不同的看法。

茶到了嘴里,话就多起来。相识的,不相识的,落在同一的命运里,又在同一个群里吹牛喝茶,你端起88青来说几句,我放下大白菜来接几声,中听的,喊声“对”,不中听,骂一顿:大家觉得正需要这样的发泄。

“二百五一片,真是碰见了鬼!”

“去年是干旱,收成不好,亏本。今年还是干旱,收成不好,还是亏本!”

“今年亏本比去年都厉害;去年还卖五百呢。”

“又得把自己喝的茶出掉。唉,做茶人喝不到自己做出来的茶!”

“为什么要出掉呢,你这死鬼!我一定要留在茶仓里,给老婆喝,给儿子喝。”

“茶真个做不得了!”

“退出茶圈去吧。我看手有好茶的日子蛮写意的。”

“退圈去,茶也不做了,也不用天天找客户了,好打算,我们一快儿去!”

“我看,到快手去做直播也不坏。我们村里的小王,不是么?在抖音里做直播带货,听说一个月工钱有五万块。五万块,照今天的价钱,就是几百个客户呢!”

“你翻什么隔年旧历本!抖音直播卖茶,谁买得起真正的古纯?都是一群屌丝,就天天舔屏看大长腿黑丝,小王在那里做什么了,你还不知道?”

路路断绝。一时大家沉默了。群里残留的几个表情图,面无表情的在那动着。

“我们年年做茶,到底替谁做的?”一个人呷了一口昆明老砖7581,幽幽地提出疑问。

“要是让我们自己定价钱,那就好了。凭良心说,五百块钱一片,我也不想多要。”

“你这囚犯,在那里做什么梦!你不听见么?他们茶客是拿工资来买的,不肯替我们白当差。”

“那末,我们的茶也是要本钱的,为什么要替他们白当差!为什么要替茶客白当差!”

“真个没得喝的时候,什么地方有茶,拿点儿来喝是不犯王法的。”理直气壮的声口。

“今年春天,芳村不是闹过茶仓着火吗?”

“损失了好多老茶,好几个亿。”

“以后没茶卖了,谁知道!”

散乱的吹牛群,当然没有什么决议案。茶喝干了,饭吃过了,大家关掉微信回到自己的茶桌上。端起紫砂壶,倒入公道杯,斟上一杯。

第二天又有一批卖茶的到朋友圈里发表。圈里便表演着同样的故事。这种故事也正在各个平台上表演着,真是平常而又平常的。

分享到:更多 ()

相关推荐

    暂无内容!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