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未分类/正文

茶,只是生活日常

柴米油盐酱醋茶,茶是解渴的茶。

琴棋书画诗酒茶,茶是解闷的茶。

茶,对于有些人是高深的“茶道”;茶,对于有些人是高雅的“茶文化”;茶,对于我们是简单的生活日常。

茶道,是日常生活中的艺术,是生活起居的礼节,也是社交的规范。茶道所重视的,是人与人之间在和睦宁静的氛围下温暖的心灵交流。这是一种诉诸感觉的美之盛筵,最大程度地提高了衣、食、住、行的生活品味,向人们昭示并宣扬了日常生活的范式模型,这就是茶道文化。

茶可以很高深、很高雅,茶也可以很日常。还记得刚上大学时,看到同学们拿着白开水直接喝,感觉很不可思议,在我们农村,只有吃西药时才会用白开水送服,而日常生活中或者是直接喝生水解渴,或者是喝泡在大茶罐里的茶水,或者是开水泡茶喝。在外求学时,每当想家了,就冲一杯茶,那是家的味道。

小时候,妈妈每天早起生火做饭,大锅先熬米汤,再把半熟的米饭捞到蒸锅蒸熟。熬过米汤的大锅干净,没有油味,这样烧开水更干净,开水灌满两壶热水瓶,再泡一大罐茶。上山干活回来口渴了,可以直接喝上一大碗;客人来家里就用热水壶里的开水泡茶,快速又方便。

小时候总是很期待有客人来家里,客人来有甜茶(泡茶加糖)喝,还有一些小零食,看着大人围坐在茶香氤氲的桌上聊收成,聊近况,也聊八卦,小孩子在边上喝着甘甜的茶,就像是看了一场电影。

在我们的生活日常中,一年365天都离不开茶,每天解渴的是茶,招待客人的也是茶,家庭开支的收入还是茶。采茶时间从三月份持续到十月份,这期间几乎每天都要上山采茶,一年有四分之三以上的时间在茶山,家庭收入一半以上来源于茶叶。茶之于我们不仅仅是茶,茶还是供养我们的宝藏。

上学时,每到周末或者是暑假,都要上山帮忙采茶,那些年,上山的路还很小,上山是上坡,要走三十多分钟;下山要挑茶,四十多分钟才能到家。其实房子就在山脚下,并不远,那时茶叶对于我们,是一场噩梦,在茶山深深地体会到了十万八千里的意味。

父母们为我们的劳作找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念书不努力,干得辛苦些,才会知道要努力学习。当时,没有其他的经济来源,我们的学费都是来源于茶叶,如今也很理解父辈的那种无奈。一片树叶养育一方百姓,还送我们走出了大山。

琴棋书画诗酒茶的“茶”,对于父辈们是招待客人时桌面上飘散的茶香,是午歇或傍晚在家门口和邻居聊茶价时双手捧着茶杯的温热。对于难得有闲暇的农民,幸福有时候很简单,一杯温热的茶,足以。

生生不息的茶,哺育着生生不息的我们,茶对于我们不是高深的茶道,不是高雅的茶文化,茶是融于我们血脉的生活日常;是家的味道,是美好的回忆,是疲乏的慰藉;是我们赖以生息的根本,是刻在基因里的印记。

分享到:更多 ()

相关推荐

    暂无内容!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