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未分类/正文

一批毁林种茶典型案例集中披露,这里透露出云南茶业的哪些问题?

作为一个普洱茶爱好者,你有没有被这样问过:“你去过茶山吗?有没有进过茶园?上没上过茶树?你有没有在茶农家一起连夜炒茶的经历?”

如果答案都是否定,也许你都不敢大声说自己真的懂普洱茶。于是,在众多茶人的追捧下,云南茶山已经成为普洱茶客们的必去“打卡”之地。

为什么爱茶之人那么钟情于上茶山?因为品茶不仅是追求眼前这一泡茶汤的滋味,更是对远方原生态的大自然和山野气息的向往。

这就是云南的茶山,一棵一颗茶树静静地藏于原始森林之中。它们没有独立于森林之外,也不是独属于人类的树木,而是整个大自然生态系统中必不可缺的一环。

森林、秘境、高山、阔野、小溪、人迹罕至……历来都是云南古茶树得天独厚的生长条件。尤其是国有林与世隔绝,林美木丰,山间弥漫。于是很多人一直认为,国有林有着当地独特的混合芳香,茶生其中,吸其山头之气,清野之韵。待得冲泡,茶汤里的山野清韵会,释放于杯中,饱满馥郁,沁人心脾。

也正是因为这样,“国有林”普洱茶价格日益上升。广阔的市场需求和巨大利益促使当地某些茶农做出了不当的违法行为。就在过去一段时期,为追求短期利益,出现了种茶毁林等破坏森林资源违法违规问题。

近日,云南省公安厅森林警察总队组织查处了一批非法侵占林地、种茶毁林等破坏森林资源典型案件,涉及临沧、普洱、西双版纳三大普洱茶产区,遏制破坏森林资源违法犯罪易发多发势头。

2014年11月以来,西双版纳州勐腊县易武镇麻黑村委会陶某、王某,因林木遮阴,影响茶苗生长,擅自砍伐树木、围剥树皮、投放有毒药物,导致大量林木死亡。临沧市双江县许某某为种植茶树,在未办理林木采伐手续情况下,擅自到其承包的林地内采取蚕食的方式零星砍伐林木、环剥林木树皮,造成森林资源被毁。2016年12月以来,普洱市镇沅县杨某某,为种植茶树在未办理林木采伐手续的情况下,共采伐思茅松56株、杂木291株,致使林木损毁蓄积18.2071立方米,造成林地严重毁坏。2020年,西双版纳州勐海县岩某以种植茶树为目的,在未办理林木采伐手续的情况下,擅自到小地名叫“拱边”的国有林林区砍伐林木,并在所砍伐林木的林地上种植茶树,致使林木资源遭受破坏。(以上为部分案例)

这些国有林被“伤害”的起因,

都为一句“以种植茶树为目的”。

国有林,顾名思义,即山林权属于国家所有的森林。范围内的一草一木都属于国家所有。为什么还有人在国有林中滥伐、毁坏、盗伐林木?这种部分茶农开辟茶园的“约定俗成”背后,不仅是对法规的漠视,也是对自然的蔑视。

对于当地茶农来说,茶叶是最主要的经济来源。每一亩茶地都是对富裕生活的一份希望。追捧国有林普洱茶的人越多,经济利益的驱动力越大。于是,有人最终还是没能抵挡住“天价”普洱茶的诱惑,不惜以身试法。

真的是物以稀为贵吗?生态古茶园里的茶树就一定好喝吗?究竟什么才是真正的好茶?带着所有的疑问,寻茶小分队从2018年起,连续三年不断地在云南茶山中寻找、发现,究竟什么才是地道的普洱茶。

寻茶小分队开始用最笨拙的方法,去一点点试着找寻答案。春茶采摘季,“寻找地道普洱No.1”寻茶小分队深入普洱、西双版纳和临沧三大茶区,为大家探寻“藏在深山人未知”的地道好茶!无量山、哀牢山、基诺山、易武茶山、南糯山、布朗山、邦东雪山……处处都留下了寻茶小分队的足迹。

每次走进茶山,寻茶小分队都在不断地发现惊喜:“哎,这棵茶树也太大了吧!”“咦?这棵是不是茶树?怎么树干这么细、这么高?”“茶树旁边这的树也太大了吧!像一朵超大蘑菇云,好壮观哦!”“快看!这棵树下面结了个小果子,这能吃不?”

在云南,许多茶树都没有形成真正意义上的“茶园”。因为这些茶树与森林并不是二元对立的,而是完美融为一体。这样独特的原生态环境造就了云南的生态茶园。

在接近垂直的茶山陡坡上,寻茶小姐姐一路脚底打滑,被茶农大哥提着上山,摄像小哥哥狼狈地滚下山还不忘死死护住机器……

在茶山里被各种小虫子“放血”成家常便饭。

这样的生态环境让无数城里人羡艳,于是,有的人拍着胸脯表态:就算我没机会去茶山,也一定要喝到产自这里的茶叶,一定好喝、一定是超级原生态、能品出最原始最自然的山野香气。

真的是这样吗?在寻茶之路中,寻茶小分队发现,有的地方山头上有几十亩百年古树茶园,其中几棵百年以上的古茶树如果放到其它茶区,可谓是价值连城的宝贝,而在这里,却因为缺乏管理和无人采摘,已经滋生病虫害。

当地茶农用最原始的方式炒茶,做饭炒菜和杀青炒茶,用的都是同一口锅,甚至还见识到了传说中的煮完猪食又炒茶的场景。

工艺差,茶价也差。茶价没有,制茶的工艺也提不起来,形成了恶性循环。

也许有人会质疑,难说这里茶叶的品质原本就不好。但寻茶小分队看到,当地有人按照规范的采摘标准,使用专业炒茶锅,制茶工艺提高后,制成的干毛茶最低的卖到380一公斤,这个价格比周围茶农高了不止10倍,这说明这里的茶,品质是得到认可的。

所以,茶叶生产重点在提质增效,而不是闭着眼睛一味追求山头、古树、国有林……一个县、一个州市、甚至云南全省普洱茶的整体实力要靠整体品种、品质的地道,工艺的标准和品牌价值的整体提升。否则,一味的天价和一味的名山头,对于茶商一时的炒作有利,但对于茶农和当地的茶产业来说,根基不稳,一定会出现类似毁林种茶这样的失衡。

寻茶小分队在云南茶区采访中经常听到这样的话:“我们云南普洱茶20块一公斤的都比外省2000元一斤的好喝。”这句自傲的话恰恰说明,云南普洱茶作为一个产业来说,市场意识和产业格局都还过于“原生态”。普洱茶虽好喝,在市场这个大课堂里也该好好补补课。

2018年,云南省政府办公厅发布的《关于推动云茶产业绿色发展的意见》提出,到2022年,实现全省茶园全部绿色化,有机茶园面积全国第一,茶叶绿色加工达到一流水平,茶产业综合产值达1200亿元以上。围绕千亿云茶产业,必须坚持绿色、生态、可持续的发展道路。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要想茶叶品质好,保护森林少不了。只有“林茶共生”,保护云南的原始森林资源,才能促进云南茶产业长足的良性发展,为云南绿色发展提供生态保障。

以案释法!毁林种茶典型案例案件完整通报:

一、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勐腊县陶某大、王某正涉嫌滥伐林木、毁坏林木案

2020年5月底,勐腊县公安局森林警察大队对发生在易武镇麻黑村委会的一起砍伐、毁坏林木案立案侦查。经查明,2014年9月,陶某排承包何某民在大柒树的林地,并将该地交给陶某大和王某正管理种植茶树。2014年11月以来,因林木遮阴,影响茶苗生长,陶某大、王某正在未告知何某民、未到林业主管部门办理相关手续的情况下,擅自砍伐树木、围剥树皮、投放有毒药物,导致大量林木死亡。经鉴定,陶某大和王某正围剥树皮林木504株,围剥宽度均在10厘米以上,剥口处韧皮部缺失,本质部裸露,林木失去原有生长的生理条件,最终导致植株死亡;砍伐林木56株;投放有毒药物致林木死亡3株;砍伐、毁坏林木活立木蓄积共132.898立方米。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

【法律分析】故意毁坏财物罪(毁坏林木)。故意毁坏林木属于故意毁坏财物的特殊形式。毁坏林木的犯罪,主观方面是故意。行为人一般以毁林开垦、采砂、采石、采土及违反操作技术规程采种、剥树皮、掘根等活动,为谋取某种非法利益为目的,明知自己的行为会导致林木死亡,而放任这种结果发生,且数量较大。犯罪目的不是非法获取财物而是将财物毁坏。这是本罪与其他贪利型犯罪的根本区别。案例中陶某大、王某正在未到林业主管部门办理相关手续的情况下,擅自砍伐树木的行为属于滥伐林木。而二人围剥树皮、投放有毒药物,导致大量林木死亡的行为则属于故意毁坏林木。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七十五条规定:故意毁坏公私财物,数额较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二、临沧市双江拉祜族佤族布朗族傣族自治县许某某涉嫌滥伐林木案

专项行动期间,双江县公安局森林警察大队向检察机关移送了一起滥伐林木案件。经查,该案系许某某为种植茶树,在未办理林木采伐手续情况下,擅自到其承包的林地内采取蚕食的方式零星砍伐林木、环剥林木树皮,造成森林资源被毁。经鉴定,许某某砍伐的树种为栎类,共砍伐林木67株,活立木蓄积56.2159立方米。目前该案已进入诉讼阶段。

三、普洱市镇沅彝族哈尼族拉祜族自治县杨某某滥伐林木案

2020年2月13日,镇沅县公安局森林警察大队根据县林业和草原局移交的案件线索,对杨某某涉嫌滥伐林木案进行立案侦查。经查,犯罪嫌疑人杨某某,为种植茶树在未办理林木采伐手续的情况下,2016年12月以来在镇沅县振太镇长安村啊赖小组其家代管的责任山上采伐林木后运回家中当柴火烧掉,共采伐思茅松56株、杂木291株,致使林木损毁蓄积18.2071立方米,造成林地严重毁坏。2020年4月27日,杨某某因犯滥伐林木罪,被镇沅县人民法院单处罚金4000元。

【法律分析】滥伐林木罪。滥伐林木罪是指违反森林法规定,未经有关部门批准并核发采伐许可证,或者虽持有采伐许可证,但违背采伐证所规定的地点、数量、树种、方式而任意采伐本单位所有或管理的,以及本人自留山上的森林或者其他林木,数量较大的行为。案例二、三中许某某、杨某某为了达到种植茶树的目的,虽是对自己所有的林木进行采伐,但因未办理林木采伐许可证,侵犯了国家对林木采伐的管理制度,二人的行为皆构成滥伐林木罪。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五条第二款规定:违反森林法的规定,滥伐森林或者其他林木,数量较大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数量巨大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四、西双版纳州勐海县岩某拉盗伐林木案

2020年初,勐海县公安局森林警察大队接到线索称:打洛镇曼山村委会曼丙老寨存在毁林开垦的违法情况。经查,该村委会曼丙小组村民岩某拉以种植茶树为目的,在未办理林木采伐手续的情况下,擅自到小地名叫“拱边”的国有林林区砍伐林木,并在所砍伐林木的林地上种植茶树,致使林木资源遭受破坏。至案发时岩某拉砍伐林木涉及林地面积2.7亩、砍伐林木活立木蓄积3.7立方米。2020年4月23日,经勐海县人民法院判决,岩某拉因犯盗伐林木罪,被判处有期徒刑6个月,缓刑1年,并处罚金1000元。

五、西双版纳州勐海县岩某南盗伐林木案

2019年底,勐海县公安局森林警察大队破获一起盗伐国有林案,犯罪嫌疑人岩某南以种植茶树为目的,在未办理任何手续的情况下,擅自到曼丙老寨集体林和国有林的林地上砍伐林木,通过“蚕食”方式占用林地种植茶树,致使林木资源遭受破坏。岩某南砍伐林木树种为硬阔叶树,共砍伐林木活立木蓄积6.29立方米,其中,集体林4.13立方米、国有林2.16立方米。2020年4月23日,经勐海县人民法院审判,岩某南犯盗伐林木罪被判处有期徒刑6个月,缓刑1年,并处罚金2000元。

六、西双版纳州勐海县岩山某盗伐林木案

2020年7月7日,勐海县人民法院判决了一起盗伐林木案件,该案系当地村民岩山某为种植茶树,违反森林法规,在未办理任何手续的情况下,擅自到国有林地上砍伐林木,并在所砍伐的地块上种植茶树的刑事案件。岩山某私自砍伐林木的违法行为致使国有林木资源遭受严重破坏,造成林木损失活立木蓄积3.81立方米。岩山某被判处有期徒刑6个月,缓刑1年,并处罚金2000元。

七、西双版纳州勐海县岩书某盗伐林木案

2020年3月,经勐海县公安局森林警察大队侦查查明,犯罪嫌疑人岩书某以种植茶树为目的,擅自到勐海县打洛镇曼山村委会曼丙老寨集体林的林地上砍伐林木115株,并在所砍伐的地块上种植茶树,造成林木损失活立木蓄积6.62立方米,被毁林木均为硬阔叶树种。2020年4月23日,岩书某因犯盗伐林木罪,被勐海县人民法院依法判处有期徒刑6个月,缓刑1年,并处罚金2000元。

八、西双版纳州勐海县岩某弄盗伐林木案

犯罪嫌疑人岩某弄以种植茶树为目的,在未办理林木采伐手续的情况下,于2017年擅自砍伐集体林和国有林林木种植茶树,致使林木资源遭受破坏。经勐海县公安局森林警察大队查明,岩某弄砍伐林木总面积7.2亩,砍伐林木树种为南亚热带阔叶树,造成林木损失活立木蓄积12.29立方米。2020年4月27日,岩某弄因犯盗伐林木罪,被勐海县人民法院依法判处有期徒刑8个月,缓刑1年,并处罚金2000元。

【法律分析】盗伐林木罪。盗伐林木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砍伐国家、集体或者他人的森林或者林木,数量较大的行为。本罪在主观方面为故意,并且具有非法占有他人林木的目的,这是盗伐林木罪与故意毁林行为的区别点。案例四至八中岩某拉等五人,为达到种植茶树的目的,明知是国有林或者集体林,仍然擅自砍伐林地上的林木并据为己有,数量较大,已构成盗伐林木罪。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五条第一款规定:盗伐森林或者其他林木,数量较大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数量巨大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数量特别巨大的,处七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来源:部分内容整合自云南省公安厅、云南省林业和草原局、云南发布

编辑:一枚小板栗

分享到:更多 ()

相关推荐

    暂无内容!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