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未分类/正文

从建阳、建茶到建盏,追踪北苑贡茶的迷踪

中国人喝茶历史悠久,福建的茶叶品种尤其丰富。其中历史上有名的建茶,就是产自古郡建阳,也就是现在的福建省南平市建阳区。北宋诗人、画家、僧人惠崇就是建阳人,他一生纵情建阳如画的山水美景,也一定参透了建茶的禅茶臻境。难怪大文豪王安石、苏轼还有黄庭坚都要成为老和尚的粉丝了。

伴随着建阳古城和建茶的兴起,就必须要提到中国茶文化史上绕不开的一段历史,那就是“北苑贡茶”的兴衰秘密。

古代中国人利用茶叶的历史可以追溯到上古时代的神农氏。据《神农本草经》记载:“神农尝百草,一日遇七十二毒,得荼而解之。”这里的“荼”字,就是指茶。唐代茶圣陆羽在《茶经》中将“荼”字去掉一横,从此这种神奇的东方树叶就被正式命名为“茶”了。

根据史料记载,茶自发现以来,一直备受中国古代皇室的青睐,历代王朝早早的就把茶作为皇家饮品了。可是在北宋以前,中国的“贡焙”地点是在浙江长兴的顾渚山。唐代大历五年此处产茶被列为贡茶,顾渚山成为皇家贡焙之地。

陆羽在《茶经》中记载,我国最南方的茶叶产地,经他考证过的,只有思州(贵州务川)、播州(贵州遵义)、费州(贵州德江)、夷州(贵州石阡)、鄂州(湖北武昌)、袁州(江西宜春)、吉州(江西吉安)、福州(贵州福州附近)、建州(福州建瓯)、象州(广西象州县)等十个州。陆羽还提醒:“福州、建州等十一州未详,往往得之,其味极佳。”也即是说,建茶产地情况不明,产量和品种也不多,只能偶尔喝到,然而能喝到的都是好茶。

到了公元十世纪,五代时期,中原战乱频繁,大唐崩溃后,梁、唐、晋、汉、周五代更迭,你方唱罢我登场,天下局势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相对于动荡的中原,偏安江南的南唐政权,在建安的凤凰山(福建建瓯东部)创建了第一个“龙焙”点,由此拉开了贡焙点转移的序幕,一直到北宋被彻底改变。

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从北宋初年起,中国进入了第三次小冰河期。当时气温骤降,位于太湖流域的顾渚山贡焙点虽然距离东京汴梁相对更近,但沿途山林被冰雪封闭,河面也冻成了平地。茶叶无法采摘制作,直接的后果将会导致明前春茶供应出现危机。所引起的严重恶果就是清明节前,皇帝也喝不到茶了,这还了得?!没办法,只能寻找其他的路径。

于是在这种糟糕的情况下,北宋太平兴国二年(公元977年),宋太宗下诏在建州北苑“置龙凤模,以别庶饮。”此时,后来居上的建州人在蒸青研膏,蜡面的基础上,制作了蒸青大小龙凤团茶,受到宋太宗的嘉奖。从此,北宋朝廷的贡焙正式由顾渚山改到了北苑。而顾渚山方面则“自建茶入贡,阳羡不复研膏”。从那时起,建阳产的建茶,开始逐渐崭露头角,独步天下。

到了北宋中期,制作北苑贡茶的茶区已经有1336个焙点,其中朝廷认证为官办的有32个贡焙点,广泛分布于建瓯、建阳、政和、南平等地方。最重要的是,北宋官方把建瓯市境内凤凰山一带的东山14个贡焙点当中的北苑龙焙作为核心。

从宋太祖到宋徽宗,北宋历代君主对“北苑贡茶” 越来越精益求精。从而引领了有宋一代的制茶、喝茶、斗茶的潮流风尚。

要论建茶的产区,实际上包含了今天闽北建溪两岸的建瓯、延平及上游的武夷山、建阳、浦城、松溪、政和等地茶叶的产量。其中的建瓯和建阳两地,当然就是核心产地了。上世纪八十年代,人们在建瓯市东峰镇裴桥村附近大约2000米的林垅山上发现了一处摩崖石刻。上面记录了有关宋代茶事的逸闻:“东东宫,西幽湖,南新会,北溪,属于三十二官焙。”

这是北宋官员的工作记录,其中标注的“东、西、南、北”指的是北苑三十二焙四至方位,而东宫、幽湖、新会都是官焙名称。其中之一的东宫在今政和县西面,幽湖在今建阳市内,新会在今建瓯市内。

官焙的建茶即为传说中宋代官方认证的“北苑贡茶”,它们是分等级的。据著名茶学专家陈宗懋先生的《中国茶叶大辞典》记载:北苑凤凰山一带的官焙依次分为“龙焙”、“正焙”、“内焙”、“外焙”、“浅焙”五个等级。

龙焙等级最高,焙制御品专供皇帝;内焙等级次之,用于赏赐皇亲国戚和重臣;外焙和浅焙等级再次之,用于朝廷奖励功臣和士子。封建帝国时代,茶焙制品也是一如既往的等级森严,更多的是一种荣耀的象征,寻常人家根本喝不到。

至于作为贡茶的建茶品种,在《宣和北苑贡茶录》中有说明,宋太宗初期,北苑贡茶只有龙凤团茶一种,逐步丰富起来,陆续增加了石乳、的乳、白乳等品种。此后从仁宗至哲宗,这期间北苑贡茶日渐讲究起来,直到大名鼎鼎的道君皇帝宋徽宗当政后,贡茶种类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度。由于徽宗雅好白色,崇尚白茶,于是白茶成为了北苑贡茶的领衔品种。

贡茶地位的确立,带动了建茶的繁荣,而宋代流行的团茶制作也扩大了规模。从江南到闽北的建州,建茶逐渐带动了茶叶贸易的发展,最终成为了福建茶的代表。

宋徽宗时代除了白茶,还有一样东西,是由于徽宗皇帝个人的痴迷而带动起来的,它就是名满天下的建盏,这是一种宋代贵族阶层为了满足斗茶需要,应运而生的专业茶具。因为宋徽宗追求茶汤色白,认为茶汤如“胜雪”、“似雪”为最佳,所以人们自然就认为点茶完成后,茶面上的浮沫颜色越白,越持久才是上品。

就这样,建阳出产的黑釉茶盏进入了当时的上流社会,成为斗茶群体的最爱,它有利于观察茶汤浮沫,还能更加衬托出茶汤的色白。顾名思义,建盏肯定出于建阳,确切的说建盏发源于建阳水吉镇后井村附近山上的一个古窑中。窑址现在还在,里边到处散落着碎瓷片,在数百年前曾有过“百窑相连,窑工数千,窑火数月不熄”的壮观场景。

关于建盏,宋徽宗在《大观论茶》中有过评价:“盏色贵青黑,玉毫条达者为上”。这位超级玩家认为:建盏以青黑色最好,如果能在月光下折射出兔毫般的光泽,那就更理想了,现代人说的“兔毫盏”就是出自此典。

现在从建盏窑址出土的宋代建盏基本上都是兔毫盏,还有极少部分是油滴盏,它的釉面分布着金属光泽的小圆点,状似油滴,而在宋代,这种建盏的专业叫法是“鹧鸪斑”,其中的稀有珍品就是名副其实的国宝。

南宋灭亡后,代表宋代艺术光彩的建盏一度以瓷器中珍品的身份,流出到欧洲,受到上流阶层的追捧。其价值不菲,堪与黄金相等。到了近代,欧美列强更是通过实地考察、偷掘建盏窑址的手段,带走了许多的建盏碎片。而今天,在建阳水吉镇芦花坪的一座山腰上,耸立着国家级保护文物——130多米的全国最长的建盏龙窑窑址。令人欣慰的是,这个国宝级的文物遗存已经被严密地保护起来,并由专人值守。

从建阳、建茶到建盏,这一路的秘境追踪,北苑贡茶的神秘得以逐渐展现出它的历史脉络和演变。建茶离不开好山好水的建阳古城,遥想当年北苑贡茶32焙的辉煌;同样建茶也不能离开建盏,在宋代,终年窑火不熄的建盏产地,唯有对茶与盏的极致追求,才能体现当年北苑贡茶的皇家气势,而茶与盏的惊艳相逢,令今人可以回味那曾经的大宋风华。

分享到:更多 ()

相关推荐

    暂无内容!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