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未分类/正文

穿梭千年古城旧巷,探秘这家茶空间如何演绎紫砂之美丨海丝茶旅

“一个茶馆里有了紫砂茶壶,再怎么不像样,看上去还是茶馆,一个茶馆里没有紫砂茶壶,再怎么像样,也不过是个喝茶的地方。”

——陶文瑜《茶馆》

西安古称长安,是“丝绸之路”的重要起点城市,有着悠久的茶文化历史。各地名茶在这里汇聚,与西安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相结合。

这趟行程的目的地——“九紫阙·茶生活·紫砂艺术馆”(简称九紫阙)便坐落在西安市新城区民乐园附近。

民乐园位于解放路中段东侧。南起东新街,北至东二路,东起尚俭路,西通解放路。著名作家陈忠实笔下这样描写到:“民乐园是个游艺场所,鸡肠小巷,七交八岔,交交岔岔里都是小门面小铺店小吃铺小茶馆小把戏小婊子院,在这儿能看杂耍的说书的清唱的猴戏的表演,也能吃到甜的辣的酸的……”多么生动的画面。

的确,在老西安人眼里,民乐园是有买卖、有娱乐、有故事、有生活的地方,然而这已无法掩盖有着“西安最大步行街”之称的民乐园正逐渐走向没落的现实。令人意外的是,九紫阙却选择驻扎在此,一改茶馆开在闹市区或繁华街道旁的“默认规则”。

对于这番“另辟蹊径”的做法,九紫阙的老板李文却自有一套理解,“民乐园的特别,就在于它可以接触到各个年龄阶层的人。虽然这里已经不再是西安最为繁华的地段,但家里的老人大多仍居住在此,年轻人总归是要回来省亲的。”

一扇简单的玻璃门将老城区的主干道隔离在外,流水、佛像和几条畅游的小鱼宣示着小小领地的审美主权。水边放置着一块石头,上面写有“十有九输天下事”几个大字,暗示着空间主人豁达的心境。

九紫阙的一方景致常常引得路人驻足。大概是现在的人大多习惯了都市霓虹的夜色、习惯了笼着尾气的喧嚣、习惯了办公室码字的沉闷,能找到这样一隅角落赖上一个下午,都让人觉得满足。

这里,的确是一方净土,安静而和谐。一层很宽敞,左边是一排形状各异的紫砂壶,右边则是来自全国各地的茶叶,武夷岩茶、福鼎白茶、祁门红茶、云南普洱茶、泾阳茯茶……不管你偏爱何种口味,都能在这里得到满足。

顺着楼梯行至三楼,视野豁然开朗。新中式的风格简单却温柔,把三楼这个最为开阔的空间映衬得格外沉静。

穿过隔断往右侧走,便是陈列着名家作品的茶器书画展厅,展柜里的空间皆被紫砂相关的器物霸占着。期间,李文不时向我们介绍着字画的来源,令人愈发感慨九紫阙的“卧虎藏龙”。

本以为书画展厅已是三楼的全部面貌,不想其中竟暗藏乾坤。顺着走道向内,是数间为客人交流品茗预留出来的空间,虽然都是极简的新中式风格,却各有特色。一步一景,看似简单却暗藏美学意境,让小编着实喜欢。

据悉,李文师承紫砂大师顾景舟之侄顾幼之,但他最初选择进入紫砂壶这个行业,仅仅是为了学习一门得以谋生的手艺。言谈间,不难发现,随着时间的推移,李文对于紫砂壶与茶的态度早已从“谋生手段”演变成了“热爱并有自己的追求”。

做手艺,需要执拗与“苛刻”。为了更好地制作紫砂壶,当时还在上大学的李文只身一人深入福建武夷山、杭州西湖等国内著名产茶区,拜访当地颇有名气的制茶大师,只因他认为茶与器是互通的,要想做好紫砂壶,首先他应读懂“茶”这门学问。

△ 李文常在此向客人演示,如何制作一把紫砂壶

正所谓“水为茶之母,器为茶之父。”决定它的轮廓,摩挲它的触感,了解它的纹理,探秘它的结构,只有当你深入到器物之中,这件器物才真正属于你。这趟旅程,也确实为李文往后的紫砂之路奠定了更为夯实的基础。

△ 李文通过三个不同的茶器,让我们更好地感受,为何有“器为茶之父”这个说法

“‘老辣’、‘爽利’这是紫砂壶体现出最上乘的美。”

“泥、形、工、款、烧,这是紫砂壶应具备的最低要求。但在一把紫砂壶上能体现出文学气息、美学神韵、哲学思想与人文精神这四个要求的才是我说的高要求……”

“继承、创新、发扬,只有做到了这三点,才能最大限度彰显紫砂壶的人文精神。”

无论时代兴衰,王朝变更,古雅质朴的紫砂壶,因其独特的品格和性情,为茶客们所情有独钟。说起紫砂壶的人文精神与好坏判定依据,李文有着自己的一套标准。而这,也是李文希望可以通过自身微薄的力量得以向他人传递的“紫砂美”。

赏一抹紫砂雅趣,品一方壶里世界。邀上三五好友奔赴西安,感受千年古城的茶气息,品味悠闲淡雅的慢时光,也许,就是从这一杯茶、一把壶开始……

撰文 / 黄 欣责编 / 余洁云

分享到:更多 ()

相关推荐

    暂无内容!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